突然,拍卖会开始了!另一家知名汽车企业很酷:它花了60亿美元制造“老年滑板车”,并有可能卖出几十辆

又一造车新势力“造车梦”碎!

曾经高调宣布要在中国生产超级跑车的赛麟汽车,被曝花光60多亿元,却只造出卖了不到30辆的“老年代步车”。

而眼下,公司已沦落到资产被挂牌拍卖……

赛麟汽车被挂牌拍卖 起拍价约23.78亿

据财经网报道,近日,江苏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阿里拍卖平台上更新了一则关于“江苏S汽车公司”的法拍信息。

图片来源:阿里司法拍卖平台

被拍卖标的曾用名为如皋市高新技术创业服务有限公司,江苏S汽车投资有限公司,起拍价约23.78亿元,将于2022年5月30日公开拍卖。通过公开信息可以发现,该公司实为赛麟汽车

此次拍卖的是赛麟汽车位于如皋市城北街道镇南社区5、6、7、8组,双龙社区7、12、18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和所涉及的机器设备、生产线、流水线等资产。

赛麟汽车何以沦落至此?

“空手套白狼”?

公开信息显示,2008年,王晓麟与弗吉尼亚州州长泰瑞·马克利夫(Terry McAuliffe)共同创建威蒙·积泰(WMGTA)汽车公司,并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一年后,也就是2009年7月,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的前身如皋市高新技术创业服务有限公司在江苏省如皋市挂牌成立。7年后,这家国资公司和美国公司合资后,由王晓麟出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2010年,王晓麟在香港收购了一家名为MyCar(中文名:迈迈)的低速电动车企。

2014年,王晓麟说服赛麟汽车创始人史蒂夫·赛麟,收购了赛麟汽车。

就这样摇身一变,江苏赛麟汽车成为国内的一个“造车新势力”。

然而没过几年,公司就陷入系列风波事件。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2020年4月27日,赛麟汽车前高级法务经理乔宇东实名举报公司董事长、CEO兼法定代表人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及挪用巨额国资,将成本价50万美元和2000万美元的技术分别作价55亿元和11亿元入股,侵害国有投资方的权益,导致数十亿元国有资金流失。此外,还称其共计撬动了60多亿元国有货币资金。

数据显示,南通嘉禾是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全资控股的公司,持有赛麟汽车33.4%的股份,是其最大股东。据报道,其余四家外资股东公司,都是以技术出资入股,都由王晓麟实际控制

乔宇东称,花了真金白银出资的国有股东南通嘉禾,最初以货币增资约30亿元入股赛麟汽车,此外负担了赛麟汽车日常运营、工厂基建费用等数十亿元费用,却因王晓麟极力阻挠职责的履行,而无法展开工作。

王晓麟回应该举报完全是“诬告”,并称乔宇东直接致电投资人,使得原定于当年5月份到位的30亿元资金被搁置,导致公司难以为继。而乔宇东否认致电投资人。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7月-11月,赛麟汽车四个外方股东向南通嘉禾进行了多次股权质押,总金额为20亿元。2019年7月,江苏赛麟还以动产抵押向南通嘉禾借贷12亿元。因此,王晓麟被指套取了32亿元国有资产

2020年6月,因陷入与南通嘉禾的借贷纠纷,南通市中级法院查封了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资产及江苏工厂,随后又被曝出中高层离职,拖欠员工工资等。同年7月,王晓麟被指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江苏赛麟巨额资金,被警方刑事立案。

花光60亿只造出“老年代步车”

事实上对于赛麟汽车来说,除了经营风波不断,及其惨淡的销量也注定了眼下的结局。

据悉,赛麟汽车前后共计投入60多亿元造车,然而重金造车却成“泡沫”。

据第一财经报道,2019年7月20日,赛麟汽车在北京鸟巢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品牌发布会,请来了杰森·斯坦森、史蒂夫·赛麟等人助阵,有传言称此发布会花费超亿元。但发布会上发布的首款量产车迈迈却被业内人士戏称是一款不符合市场主流的“老年代步车”

产品不符合品牌定位,再加上作为A0级微型车的迈迈补贴后售价高达16万元左右,赛麟汽车在市场上并没有激起任何浪花,销量也十分惨淡。

于是很快,赛麟汽车就在造车新势力圈中,沦为出局的种子选手。

而再听到其消息,便已是资产被挂牌拍卖!

造车行业竞争有多激烈?

随着中国车市的消费趋势调整、汽车电动化与智能化转型的深入,行业竞争加剧使得车企业绩进一步分化。在乘用车领域,头部企业的盈利能力较强,头部互联网造车新势力成长性较强,但众泰、海马、力帆等边缘车企生存环境愈发艰难

2021年,受芯片短缺影响,豪华品牌和主流合资品牌不少畅销车型在终端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新车成交价格也有所增长。整体而言,我国汽车消费升级的趋势仍然较为明显。利润主要来自合资品牌的几大国有汽车集团,都取得了不错的经营业绩。其中,上汽集团、广汽集团、长安汽车,在2021年均实现了营收、净利双增长。

中国最大的两家车企上汽和一汽虽然在2021年销量都出现了小幅下滑,但营业收入都实现了正增长

在营收净利连续下滑两年之后,上汽集团有望在2021年止跌回升。该公司前三季度营收增长10.84%至5527亿元,净利润达203.5亿元,增长22.24%。一汽集团全年总营业收入7070亿元,同比增长1.4%。其中,一汽旗下的A股上市公司一汽解放,由于卡车市场低迷导致销量和营收下滑,但公司净利润增长了46%。

广汽集团虽然2021年销量仅增长了4.92%,但公司营收和净利分别增长了20%和23%。除了广汽丰田和广汽本田强劲的盈利能力之外,自主板块的广汽传祺和广汽埃安均取得了一定增长。

北汽集团的利润结构较为单一,主要依赖于北京奔驰。北汽股份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1759.16亿元,实现净利润38.58亿元,同比增长90.2%。其中,北京奔驰的营收1679.66亿元,营业利润151.51亿元,北京现代和北京品牌均亏损。此外,福田汽车和北汽蓝谷2021年亏损额均高达50亿元。

长安汽车的业绩向好则主要依赖于自主板块业务。2021年,长安汽车营业总收入1051.41亿元,同比增长24.33%,创近五年新高;净利润35.52亿元,同比增长6.87%。长安汽车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的改善,得益于自主板块的销量提升,使得利润实现同比大幅增长。

吉利、长城、比亚迪三家民营自主龙头车企,也扛住了市场的周期性波动,保持了正向增长的韧性。

得益于新车销量的增长和产品结构的调整,2021年,吉利汽车、长城汽车、比亚迪三家民营车企汽车业务纷纷实现了营收破千亿,分别实现10.3%、32.04%和33.93%的同比正增长。

不过,净利润并未与营收增速同步。三家企业中,仅有长城汽车实现了净利润的正增长,但增速不及营收;比亚迪和吉利汽车的净利润则分别下滑了28.08%和21.9%。

三家车企之中,2021年,吉利汽车销量最高,但整体平均单车收入只有8.77万元,长城汽车整体平均单车售价则超过10.6万元,而由于新能源汽车目前价格高于传统燃油车,据威尔森数据显示,比亚迪乘用车的单车均价已突破15万元。

作为第一波互联网造车新势力的蔚来、小鹏、理想,在2021年跨过生死线,三家年交付量均突破9万辆,进入快速成长期

从各项财务指标来看,尽管三家的营收、交付、毛利率等相较上年均实现了大幅增长,但仍难逃亏损的命运。蔚来营收最高、亏损同比收窄;小鹏销量最好但亏损扩大;理想则因为有效的成本控制亏得最少。

三家企业距离特斯拉还存在不小的差距,想要实现盈利也仍需一段时间。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判断,蔚来预计在2023年四季度实现当季盈亏平衡,希望在2024年全年实现盈亏平衡。

中信证券指出,三家新势力正处在盈利能力改善的加速期,大额研发投入导致其短期仍在战略性亏损,但其不断攀升的单车毛利润已经显示出其在未来逼近盈亏平衡点的能力,有望在未来一年迅速逼近盈亏平衡点。

来 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左茂轩、何芳、杜巧梅)、中国证券报(作者:李嫒嫒)、财经网、第一财经

本期编辑 王婷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